长华体育设施工程(北京)有限公司
新闻详情

理想人格、理想政治、理想法

来源:长华体育设施工程(北京)有限公司作者:球场施工13910888687网址:http://www.changhuatiyu.com

让我们先来看看儒家是怎么描述先王之道和先王之世的。孔子歌颂,唐尧道,尧做天下君主真是高大完美的很呀,只有,天是最高最大的只有尧能够效法天,他的恩惠无比地广博。老百姓简直不知道怎样称赞他,他的功绩实在太崇高了,他的礼仪制度也真是够美好的。孔子这样赞美,虞舜和夏禹:舜和禹真是崇高得很呀,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却整年的为百姓劳碌,一点也不为自己。他又称赞与说你自己吃得很坏,却把祭品办的极为丰盛,自己穿得很粗糙却把祭服做得极为华美,自己住的很简陋,却把力量完全用于治理沟渠水利上。孔子还向弟子讲述了周初的仁德政治,周天子大封诸侯使善良的人都富贵起来。周武王对众诸侯说,我虽有不少至亲却不如有仁德之人,百姓如有罪过,应该由我一人来担承。周王朝制定统一的度量衡,严格审核尺寸等量器,修复瘫痪了的官吏机关使政令通行于全国,并且恢复过去灭亡了的国家,找寻断绝了祭祀的后代来继续他们的世代,选拔遗落和隐居民间的人才,这样天下的百姓就心悦诚服了。孟子游说诸侯几乎每有发言,必提尧舜之道,他说尧的时候天下还不安定,洪水泛滥,杂草纵生,鸟兽成群,谷物却没有收成,鸟兽到处危害人类,尧一个人为此忧虑,把舜选拔出来总领治理工作,又命禹疏浚九河,禹在外八年三次经过自己的家门都不进去。荀子则把尧舜禹描绘成实行大一统王道政治的圣王,一天下,财万物,长养人民,兼利天下,通达之属,莫不从服,舜、禹是也。尧舜者,至天下之善教化者也,南面而听天下,生民之属莫不震动从服以化顺之。总之,孔孟荀都将尧舜禹以及商汤王周文王周武王等作了理想化的描写,这种描写归纳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先王是理想人格的象征。他们都说先王是教民孝悌的圣人,自己又是至孝至悌的典范。孟子说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孟子又引孔子的话说,舜其至孝矣五十而慕。意为舜到了50岁还依恋着父母真是最孝的人。儒家还讲述了一个舜如何委曲求全与昏愚的父亲,凶嚣的继母,顽劣的异母弟相处的故事。舜的父母打发舜修缮谷仓,等舜到屋顶,他的父亲瞽叟便抽去梯子,还放火焚烧了谷仓,企图烧死舜,幸而舜设法跑了下来。于是他父母又打发舜去淘井,他下井后便找来土填塞井眼,幸好舜早有准备,从紧闭的旁洞中出来了,舜的弟弟象并不知道,对父母说谋害舜都是我的功劳,牛羊分给父母,仓禀分给父母,干戈归我,琴归我,两位嫂嫂要他们替我铺床叠被,象便向舜的住房走去,舜却坐在床边弹琴,象很好意思,假惺惺的说“哎呀,我好想念您呀!舜说”我想念着这些臣下和百姓,你替我管理管理吧。通过诸如此类的故事,儒家塑造了先王心存百姓、宽容大度、修身齐家的高大形象,为世人树起了人格的榜样。第二,先王是理想政治的化身。儒家的政治思想就是王道政治,这些先王都不是靠力统一天下,而是凭德行使天下百姓归心的。舜教民开垦种田制陶,舜为民治河,三过家门而不入。他们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为民父母与民偕乐,所以民归之由水之就下。儒家还大肆宣扬尧舜禹禅让的故事。尧让位给舜的时候说的舜啊,上天的大命已经落到你的身上了,请诚实地保持着那颗不偏不倚的中正之道,假若天下的百姓都陷于困苦贫穷,上天给你的禄位也会永远的终止了。在孟子中身上的故事更具体系统了。孟子认为行身上要有三个条件,其一,受善者本人有贤德,其二要得到天和民的同意,征求天和民是否同意的具体做法是让其主祭如果百神享之则是天授之让其主事,如果事情办好了,百姓安之则是民受之也。其三要有天子的推荐,如尧荐舜,舜荐禹。荀子不同意提禅让,他把禅让叫做继。但实际上她仍是讴歌禅让了。尧舜尚贤身辞让。尧授能,舜遇时,尚贤推德天下治。舜授禹,以天下,尚德推贤不失序。这是他的晚年之作《成相》篇的唱词。儒家似乎也意识到,禅让只是上古社会才可能实行的制度,在近视的下周商三代有的只是汤放桀武王伐纣连上的影子也见不到,于是他们又指出汤文王武王等先王的行使是“征诛”论。当齐宣王把汤放桀王伐纣说成是臣弑其君,孟子勃然而起反驳道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这番话义正词严,他指出像夏桀王商纣王这样的君主已堕落为残害人民的残贼之人,独夫民贼,汤武,放逐讨伐他们是伸张正义,诛杀他们只是处死一个独夫根本说不上什么弑君。汤武兴的是仁义之师,这无异于公开宣称凡是背离尧舜之道残害人民为能事的君主都是独夫民贼,都是可放,可伐,可诛。孟子的这一暴君放伐论客观上为人民起义提供了思想武器,所以后来的朱元璋当上皇帝,读孟子之子,大惊失色,要把孟子赶出文庙夺去其配享孔子的亚圣地位。幸而有人说情,朱颜章才罢此举,但下令必须将孟子删改后再作为儒学的教科书。孟子之后,荀子也是赞成放伐暴君。他你在说诛暴国之君若诛独夫。又赞美汤武,功参天地,泽被生民。总体来说,儒家所阐明的先王政治的主要内容是以德服民不惧天下为己有正常情况下政权的转移,采取以德能为条件的禅让,非常情况下实行暴君放伐治,这些也是儒家思想政治的基本原则。第三,先王是理想法的立法者,也是理想法的标标志。任何一个法律系统都有自己的理想法。西方的古典自然法和近代自然法中世纪宗教的神法等等都是离乡法的不同存在形式,如的理想法不是别的,就是煌煌的先王之法,孟子说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先王之法的立法者便是先王先王创志了一整套礼仪法度,其基本原则,如亲亲,尊尊,一天下,财万物,行什一之税。以及上边说到的禅让和征诛等都是垂法后世的。集中。在刑事法原则方面,儒家提出来以明德慎罚,为总要的先王之法体系,主要内容有明刑弼教反对不教而杀,主张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刑罚,世轻世重要求称罪或刑当罪,罪行相应反对株连主张罪人不孥,重罚不孝,以不孝不悌为元恶,断罪应当,哀矜折狱,反对客观归罪,重视犯罪动机,即过失犯罪从轻,故意和累教不改者从重,反对健讼,提倡息讼。司法官不应以听讼为能。应当以无讼为职志,如此等等。这些思想对中国古代法产生了久远的影响。儒家还认为先王不光为后世创制历法,而且他们本人的言行便是法的化身法的标志,荀子称“圣人备道全美者也,是具天下之权称也。权称指标准典范。这句话的意思是圣人是道德完备至美之人,他们本身便是衡量万事万物的标准,所以圣人的言行举措就是后世的法式仪表,这样按照儒家的观点,先王和先王之法就是至大至美的理想法